长沙
玩物誌 | 中国最牛的两本电影杂志,一代人的青葱岁月
腾讯家居 2018-10-26 14:34:27

  长沙人都在看的好物合辑 -

  “‘玩物’而‘不丧志’,却反在‘玩物’中‘立志’,为中华文化做出注脚。”启功先生曾这样描述一位“最不丧志的玩物大家”——王世襄。尘世间的器物本都是些没有生命和思想的冰冷玩意儿,唯独在人的把玩与欣赏中被赋予种种特殊的文化价值或精神寄托。腾讯家居访遍长沙,倾力打造全新栏目——“玩物誌”,每期与您共同分享一件好物,品味物件与主人背后的故事。

  “你看电影杂志吗?”

  “十多年来购买了百余期电影杂志。数次搬家,每次都将它们装进纸箱,带在身边。如今它们终于在我的书架上安家。铜版纸杂志很沉,但我留恋这份沉重。”

  / 本期好物推荐官王良斌收藏的部分电影杂志

  在那个不知“移动互联网”为何物,初高中还会管制课外读本,进口大片配额远低于现在的年代,杂志,是许多人接触外界最便捷的途径之一。90年代的长沙,拥挤逼仄的黄泥路和定王台,就像是通往另一个世界的窗口,而摆在路边色彩斑驳的报刊亭、小书摊上,包着透明玻璃纸的新到杂志,翻开还能闻到油墨气味的铜版纸,就是大多数人对电影世界的全部想象。在那个信息匮乏的纸质时代,电影杂志曾记载了一代人的青春。

6.webp.jpg

  你一定也有相同的记忆。夏日闷热的午后,教室头顶的风扇嘎吱嘎吱的转动,昏昏欲睡的数学课堂上,坐在倒数几排小心翼翼地一页页翻看刚从同学手里抢来的杂志,封面艳丽的海报让你心花怒放,甚至忘了桌上冒着热气的不及格考卷;出差去外地的漫长旅途中,哐哧哐哧的绿皮火车上你从旅行包里摸出提前买好的电影杂志,充斥着泡面味道的车厢里,小孩的哭闹、夹杂着各种方言的家长里短不绝于耳,而你醉心于阅读著名影评家对你最爱的电影作出的影评,早已进入另一个艺术世界。“那些年,电影杂志就是有着一种神奇的魔力。它新奇有趣,雅俗共赏。我们心中的白衣飘飘的年代,手里必须要有一本最新的《看电影》。”

  或许你早已忘记最初究竟是怎样被某本杂志吸引,成为了它守点更新每期必买的忠实读者,但对于年轻时没有太多自制力的你来说,就算穷到没钱吃饭也要买杂志或许是你最后的坚持。看着书柜上一摞摞积攒的杂志,整齐且一期未落,心里总会有种莫名的喜悦,于是一本本翻阅,看到喜欢的内容便拿剪刀细细地剪下来贴在床头,每天睡前看到一墙都是自己喜欢的插图和海报便会产生一种难言的充实感,似乎做梦都是甜的。

  本期好物推荐官——王良斌设计师便是一位电影杂志的忠实读者,迄今为止他订阅并收藏了不同种类多达数百本的电影杂志。从九十年代封面俏丽的《大众电影》到2003年赠送DVD碟片的《银幕内外》,再到内容及其丰富的《看电影》,王良斌介绍起来如数家珍。“年轻时信息贫乏,就特别喜欢电影杂志,每个月算着发行日期去报摊查看,买到后每每如获至宝,阅读起来也是如饥似渴。多少年过去了这些杂志仍舍不得丢弃,那些印在封面上的图像,都直接与某些关于电影的记忆相连,总让我在当下飘摇浮躁的艺术环境中想起曾经细细品味电影艺术的质朴无华。”

11.webp.jpg

  谈到最喜欢的电影杂志,王良斌设计师面露难色稍显犹豫:“每本电影杂志都有它辉煌的时期,都曾带给万千读者无数的电影知识与快乐,很难谈最。但我最喜欢的一部电影是1996年通过录像带观看的《阿甘正传》,阿甘不是一个正常人,智商比普通人低,甚至差点就进了智障学校,但阿甘却成为了橄榄球巨星、越战英雄、乒乓球外交使者、亿万富翁。提起阿甘人们总说他的运气太好,可我却觉得,导演是在用一种非常极端的方式,说了一个道理:过多的选择很可能误导人生。正因为阿甘的缺陷,使他不用囿于生活的种种抉择,认定了便永不言弃。‘人生就像一盒巧克力,你不知道会选中哪一颗’有的时候选择太多,就没法用心地去做一件事,进而很容易被这种态度影响人生。”

  王良斌设计师坦言,《阿甘正传》他前后看了十几遍,也通过电影杂志和许多影迷交流观后感。“电影中阿甘的那一场横贯美国的长跑,是非常精彩的桥段。”某天早晨,同居的珍妮不辞而别,阿甘感到孤独和郁闷,不知什么原因就跑出去,从此一发而不可收,他跑了很远的路。在激昂醇厚的背景音乐烘托下,导演以浪漫手法,展示了阿甘跑步所经历的一段段壮丽风光:开阔的金黄色麦地;碧水上的石桥,远处是雪山;公路尽头的海边;熟悉的乡村道路;矗立着巨大仙人掌的西部荒漠……

  “从前我做事总是缺点耐心,没个长性。看了《阿甘正传》之后深深被阿甘永不放弃、执着追求的精神所打动。就觉得人笨没关系,滴水也能穿石。设计师行业也一样,最紧要的是坚持。这是电影和电影杂志带给我最大的影响。”

12.webp.jpg

  / 王良斌设计师每年都会参与马拉松比赛

  王良斌介绍,在他阅读并收藏的电影杂志里,《大众电影》是最最古老的,但至今仍以单期947万册印量保持着电影杂志一期销售量最高的世界纪录。在新中国那个刚刚解冻的年代,很多新鲜事物都遭到了大众的质疑,然而《大众电影》的封面封底却敢于突破时代尺度,首次提出“封面女郎”的概念,因此被万千读者奉为一代人的经典,流逝的芳华。

13.webp.jpg

  / 1989年10月巩俐一身红色泳装亮相封面,惊艳全国

  零几年是DVD风靡的时代,井喷的影迷群体对电影信息有着极为饥渴的欲望,《看电影》以鲜艳清晰的的海报和剧照、国外最新的碟片资讯、超级碟虫的影评等极其庞大的信息量战胜所有电影杂志脱颖而出,像及时雨一样帮助广大碟友淘碟、读碟、品碟。“可以说《看电影》见证了中国电影的崛起,被影迷称为‘电影圣经’也并非浪得虚名了。它的排版、配色更符合我作为一名设计师的审美习惯,随刊赠送的原版电影海报也是我一期不落购买的重要原因。”谈话间不难看出王良斌设计师对《看电影》杂志的喜爱。

14.webp.jpg

  “不知不觉收藏电影杂志已经十几年了,但每每翻看旧杂志的封面封底,仍会感慨这些被记录下来的珍贵时光。”王良斌不断整理着桌上早已摆放整齐的杂志,用手指轻轻摩挲这些被时光打磨过的漂亮纸张。

  《看电影》1999年创刊,首期封面是当时风光无两的好莱坞明星夫妇汤姆.克鲁斯和妮可.基德曼,这一期里还有布拉德.皮特,当时他还和安妮斯顿在一起。而现在,连安吉丽娜.朱莉和皮特的婚姻都已成为过去,《看电影》的封面却永远留下了《史密斯夫妇》的标志性动作。

15.webp.jpg

  / 《看电影》首期封面

  在这些堆积如山的杂志旧刊面前你不难发现,随着时间一起流逝的不仅仅是翻阅时的心境、曾经的青春,杂志扉页上变化的广告真真实实见证了所有人都无法抵抗的时代变迁。从95后从未见过的诺基亚机型,到附带“闪亮拍”数码相机的西门子棒棒机、LG超强MP3翻盖手机,到“无所不读”的索尼DVD碟片机,再到真正“无所不能”的智能手机,电影杂志见证着时代的更迭与变迁,或许也终将见证纸媒自身的繁盛与消亡。

16.webp.jpg

  “‘电影圣经’的月末刊《午夜场》在去年年底停刊了,13年实属不易。”王良斌设计师十分惋惜:“相比起《看电影》,《午夜场》更偏学术性,内容涵盖非常广泛,从多类型的电影普及到剧本创作知识,从电影配乐科普到电影剪辑教学,从演员深度访谈到导演心路历程,从电影起源概述到百年发展之路可以说无所不谈”。对于许多忠实读者来说,《看电影》午夜场,是他们与青春岁月的甜蜜交合,是初入电影世界的引航者,是他们在时光中穿梭的盛大仪式,是能领略他人文化精神世界的魔法。午夜场的停刊,代表的是读者青春的结束,更是一个时代的更迭。

17.webp.jpg

  / 《看电影.午夜场》最后一期封面

  如今,新媒体遍地开花欣欣向荣,而纸媒的辉煌时代已经落幕了,这不免让人觉得有些伤感和遗憾。虽然向前发展并没有什么不好,但偌大的时代竞容不下一本小小的杂志,手机屏幕逐渐代替了墨香四溢的纸张,每个人的生活都被碎片信息占领,很难再静下来品读一篇深度的好文,真不知该说是时代的幸运还是我们的不幸。

  “但相信不论时代如何更迭,纸媒最终是否没落,那些一遍遍翻看杂志的岁月和美好回忆将始终存在。”王良斌设计师说:“有幸生活在一个跨越的年代,承前启后,阅古览今,胶片记忆岁月,文字刻画生活。让我每每看到这些影画,都会感慨时光不老,江山依旧豪迈,更有夕阳沉醉,乱花眯眼的柔情。”

  腾讯家居出品

  图文/编辑:思齐

  约稿/合作:18569513947

  未经授权谢绝商业转载

  

微信截图_20181026150410.png

代表案例

更多玩物誌相关内容,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家居优装汇

家居优装汇微信二维码.jpg

标签: 地方站 长沙 来源:腾讯家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