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计思辩|史南桥“放话”愿被抄袭 赖旭东组团表示不服
腾讯家居2017-05-26 23:15:00

【腾讯家居 设计中心】南桥游西蜀,旭日引东来,灿星格北斗,设计辩古今。5月26日,2017腾讯家居年度设计时尚盛典·成都站如约而至,设计之光闪耀蓉城。成都一哥“张灿”召集,《梦想改造家》常客史南桥,重庆设计大咖赖旭东,谢柯、毛继军、刘芮言、唐妮娜齐聚成都,设计论英雄。

2017腾讯家居年度设计时尚盛典·金腾奖由中国室内装饰协会、腾讯家居联合主办,梦天木门总冠名,亚细亚瓷砖联合冠名,奥普特约赞助。

辩论话题:你愿意你的设计,被抄袭吗?

全场1.jpg

(左起)闫虹、刘芮言、卢伟佳、毛继军、史南桥、余静滨、张灿、谢柯、唐妮娜、赖旭东

正方:我愿意我的设计被抄袭。

正方一辩史南桥,二辩毛继军,三辩卢伟佳,四辩刘芮言。

正方1.jpg

反方:我不愿意我的设计被抄袭。

反方一辩余静滨,二辩谢柯,三辩唐妮娜,四辩赖旭东。

反方1.jpg

辩题陈述 张灿:原创虽难 需怀追求之心

张灿.jpg

辩论主持人 ”成都一哥“设计师张灿

张灿:今天的话题其实非常有意思。这段时间我遇到的两三件事儿,都说到了“设计抄袭和被抄袭”的话题。前段时间卢志荣先生在闽南的一个采访的,他对待抄袭是怎样的态度。当然在网上也有很多,包括我们熟悉的一些设计师对抄袭的愤怒。所以说其实抄袭、借鉴还是山寨,有形式上的抄袭,有意念上的借鉴,也有设计上的借鉴,那么我们应该怎么样评判,这是抄袭、借鉴还是学习?当然在这个方面也有建筑上、有室内设计上、有产品上等等的区别。

今天的辩题分了两方:正方是我愿意被抄袭。反方是不愿意被抄袭。

我的观点是不愿意抄袭。昨天跟史南桥老师讨论,比如说我设计出来的东西,被人抄袭了。但是我的东西没卖出去,而抄袭者却卖了,心里还是过意不去的。

但是我们也看到有一些类同,比如说这个滴滴、优步,他们都有相似之处,但都打开了一个缺口。其实抄袭和学习有一些共性,但是我们要怎样去看待抄袭?

其实原创设计确实很难,但是我觉得应该有这份追求的心。但是“你愿意被人抄袭”还是“不愿意被抄袭”,大家可以持不同的观点。

闫虹.jpg

辩论主持人  腾讯家居设计中心主编 闫虹

正方一辩史南桥:好设计要尽量都去抄袭,普世都去采纳

史南桥1.jpg

辩论嘉宾史南桥

史南桥:在这边辩论跟刚刚在那边讲话的感觉,我觉得是有很大的差别。中午大家约了去吃火辣的川菜,就是要让我火力能全开,来做出一个最有力的说明。

作为一辩,其实更多的是在陈述观点,倒不在于攻击对方。目前正方是138票,处于领先的局面,等我讲完如果落后了的话就表示我讲错了,讲得不好。当然这里我认为一个所谓的辩论,其实它会成为一个题目的原因,因为这里边没办法说出来,哪个是绝对的对还是错,所以才会用辩论的方法来看你支持哪一方。

既然中午吃得这么火辣,所以我现在准备要喷火。本来他们要我喝一瓶啤酒,我说不喝,我一定要保持一个冷静的心态来把我的道理说清楚。其实我不应该第一个讲,因为刚才讲的时间很长了,我觉得很多人都想睡觉了,现在又让我来讲,可能大家听着有点麻木,请不要对我的声音麻木。

我在演讲里边有一个论点,就是做设计的人是绝对尊重创意的。而且当你非常用心在做设计的时候,你会觉得这个设计做出来只用一次,然后从此不再用了,会是一件非常可惜的事情。

我走进学校读建筑系的时候,系主任说,学设计是服务人群的。我们那个年代,建筑师是所有专业里面收入最高的,所以我当时听这个话,不是很理解。直到后来我接触到相对弱势的群体,尤其是做了《梦想改造家》之后,你真的会觉得,把设计做好肯定是可以服务人群。但如果说你的设计只服务一家,那不就成浪费了吗?所以我绝对支持,当你做出好的设计,尽量都去抄袭,让普世都去采纳。

反方一辩余静滨:抄袭是浪费设计师的生命

余静斌_副本.jpg

辩论嘉宾余静滨(梦天木门集团有限公司总裁)

余静滨:对于史老师我真的不想反驳他,但是在大是大非的情况下,不能意气用事。

我不是一个设计师,但我可以分享一个梦天的故事,我们的产品也经常被人抄袭,抄袭到什么程度,水印都抄进去了。后来那几年,我们的设计团队也感觉被人抄,还不如我去抄人家吧。几年发展下来,我们通过大量的广告营销动作,而不是用产品和方案跟客户沟通,给客户带来价值,这样一来这些年我们的客户满意度是在下降的,这是不利于企业的长期发展。假如一个企业是这样,一个国家也是这样,一条街过去都是一样的陈列,每个房子都差不多,那是不是太没乐趣了?

我觉得这个过程,不单单是对创新的理解,甚至是对人性的抹煞,更不利于新生代的成长。讲回到我们今天的活动,假如抄袭成风的话,我们的金腾奖就干脆叫金腾奖抄袭赛,那是浪费我们设计师的生命,所以我不愿意被抄袭。

正方二辩毛继军:抄袭的界限在于作者之心

毛继军.jpg

辩论嘉宾毛继军

毛继军:其实余总讲这个事情的时候,我首先反映到的第一个问题是,别人抄你的,那我认为除非你是原创才谈的上抄袭。如果我们是没有原形的,我真分不清楚是你抄我还是我抄你,你设定的A本来就不是原来的产品,那怎么判定我这个B就是抄袭呢?

所以什么是抄袭,我觉得这里是有一个界限的,叫做作者之心。卢志荣说这个明显是抄袭,因为他是原形。

但是你要问木门是不是抄袭了?我觉得我们的门都差不多。如果把“梦天”取掉,可能就是一个平板和线条。这就告诉了我一个道理,什么是抄?我认为作者之心都没有,在没有作者之心的时候都没法抄。你不抄可能连那个线条都没有,简直丑得恼火,你抄了至少产品出来还算那么一回事儿。所以幸好你抄了,没抄可能你的产品更差。

反方二辩谢柯:对于2017年,抄袭和不被抄袭,我觉得NO

谢柯.jpg

辩论嘉宾谢柯

谢柯:抄袭愿意不愿意,以及他跟抄袭本身跟模仿或者是借鉴的区别的界限在哪里,实际上很难去分清楚。我们来到成都,大部分是成都的设计师朋友,如果是出于对家乡的热爱,这个票数我觉得是可以的,但是如果对整个2017年,抄袭和不被抄袭,我觉得NO,我觉得真的是没有希望。

正方三辩卢伟佳:被抄袭是对自身的鞭策和激励

卢韦佳1.jpg

辩论嘉宾卢伟佳(上海亚细亚瓷砖有限公司董事长、亚细亚建筑材料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兼总裁)

卢伟佳:我愿意我的设计被抄袭,这是正方的论点。什么意思?就是我不介意别人抄袭我,但不代表我会去抄袭别人,更不代表鼓励别人抄袭!就像张灿说的,论点立足姿态挺高。史老师,大师级的人物,当然他不需要去抄袭别人,或者怕别人抄袭。就像史老师说的,那如果我的设计能让更多的用户体验到,亚细亚也愿意。

第二点,真正好的设计不怕被抄袭,如果你的设计或者说你的品牌、你的产品,只有外表形式不具备核心竞争力,别人一抄,你的优势就抄完了,那肯定就倒。就像那么多人在抄袭苹果手机,有一个抄袭者把苹果抄倒了吗?没有吧!因此,我愿意别人抄袭我,因为亚细亚不怕,同时也是对我自己的一个鞭策和激励,不断去完善我们的能力,打铁还得自身硬,别人抄袭一下你就倒了,这是你自身的问题。

第三个观点,伟大的艺术家毕加索说过一句话:好的艺术家都在复制作品,伟大的艺术家都在窃取灵感。乔布斯还补了一句话:我们一直不耻于去窃取所有有创意的灵感。当然我们所有在座的设计师都是这种心态的时候,我敢保证成都的设计一定是中国第一。

反方三辩唐妮娜:抄袭是违法行为

微信图片_20170527100447_副本.jpg

辩论嘉宾唐妮娜

唐妮娜:我刚才听完他说的。但是宪法第217条抄袭侵权是违法行为,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徒刑或者罚款。他现在鼓励你们去违法,他愿意你们去抄。我觉得他心不好。

第二,我把自己所有的作品,都当做我的孩子,你把你的孩子打扮得和我的孩子挺像,那可以。但如果你要我的孩子跟你姓,说孩子是你的,对不起,我老公会弄死你。

正方四辩刘芮言:抄袭、复制是人类发展的必经过程

刘芮言.jpg

辩论嘉宾刘芮言

刘芮言:我根据这个命题和主题跟大家分享一个真实的案例。

全球最廉价,也是设计感最强、设计师参与最多的一个品牌,它的名字叫宜家家居。我们先举凳子和椅子,它的很多设计灵感的源点都是来自于Hay和VITRA这些高端品牌。但从弘扬和发展来说,大众和老百姓没有那么多的收入,他更希望在自己有限的性价比里边,买到有设计感又相对更便宜的产品,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说,我是很认同这个观点的。

说到椅子,像温莎椅,你能说是某个设计师设计出来的吗?这是当时那个时代、那个区域因不同的人文背景的需求产生延续至今。就像苏州,从古至今这个区域也曾出现了很多专门属于苏州达官贵人家庭的椅子和板凳。但是它们后来慢慢地还是会传播给老百姓,可能木料不一样,可能工艺会化简,以此来降低它的制作成本。

所以我觉得抄袭这个核心词汇,它是不是叫抄袭,这种复制其实是人们发展必经的一个过程,它有包容度。如果说不好的东西肯定是传承不下来的。

反方四辩赖旭东:因为抄袭的话,肯定社会就乱了。

赖旭东1.jpg

辩论嘉宾赖旭东

赖旭东:其实我觉得这个辩论一开始,正方就是输的。因为设计师肯定是追求个性化的,我觉得他们很后悔,迫不得已因为是主办方要求他们选择正方。

作为设计师,我肯定是不希望抄袭,抄袭的话就停止前行,很多人拿了设计费来研究这个、研究那个,最后被别人很容易地拿走了,那么他的市场、原来的厂家怎么办?所有人都抄过去、抄过来,那这个行业就停止前进了。亚细亚也在说这个问题,如果说抄袭可以的话,那你们那个瓷砖被人抄的话你们愿意不愿意。

【卢伟佳:我愿意。】

赖旭东:如果说你愿意的话,那就是钱多嘛!整个欧洲是以创意为中心的,为什么会有说法讲中国设计师不要去米兰,也不要拍照,因为一旦抄袭的话,肯定社会就乱了。

正反双方“开撕” 激辩升级

史南桥:假如是唐妮娜来抄袭我肯定是没有意见的,首先她肯定会抄袭得很好。

第二个我要说一个什么事情?到底抄袭,我们现在讲的是个人利益还是讲的社会利益,是团体进步还是个人利益相关的事情。我刚刚的出发点其实很简单,我们做出一个好的设计能够推广的话,它是对整体设计,对设计的水平提升,是有帮助的,而不是很自私地说因为你影响了我的利益,所以我就不赞同抄袭。

所以这个跟我前面的论调是一样的,这里边存在着整个设计的进步。坐在这里的设计师,你敢说你没有抄袭过任何一个东西吗?   

11.jpg

辩论嘉宾史南桥

唐妮娜:如果说我抄袭的话,现在就不坐在这里,我就在监狱。如果说我抄了你的东西,那对不起我确实不承认我抄袭过,为什么?因为有没有抄袭不是你来界定,也不是我来界定,而是法律来界定。

余静滨:如果说设计师不能重复使用的话就会失去了价值。如果说史老师的版权拿来我重复利用就可以,而不是说抄袭,这样就可以。正方讲了很多东西,他们道貌岸然,我可以给你抄,其实是在害大家,因为会把各位的创造能力,都给抹杀掉。

卢伟佳:卢伟佳:我先回答一下原创。我方观点不是说我们不原创,我不断地原创,我们也愿意别人来抄袭我,我的设计作品,我企业有足够的核心竞争力,这样整个行业圈层才会进步。就好比时尚潮流,大牌之间都有彼此互相抄袭,通过对大牌的抄袭,带动整个圈层的进步和趋势。所以我方重新陈述一下我们的观点,我们愿意我的设计被抄袭,不代表我们想去抄袭别人,不代表我们不去创造、不去创新、不去创意,谢谢。

赖旭东:目前欧洲相对于东方来说,是比较先进的。所以,为什么中国设计师去参加米兰展,主办方会不让我们的设计师拍照呢?

赖_副本.jpg

辩论嘉宾赖旭东

卢伟佳:这就是态度问题,为什么欧洲这么多企业倒闭或被并购,就是因为他们不够开放,不像美国企业,用包容的态度去对待,所以经济发展很快。有本事把你更好地灵感窃取过来,不断让我们中国进步也是一个非常好的切入点,所以欧洲必须要不断地去创新、创造,而不是害怕。

赖旭东:2012年的时候我跟一帮设计师到美国去看展,一看我是中国人,就不准设计师拍照,我是脸皮厚拍了一些照。他也在想,你们中国人一来,就完全是把我的知识产权侵犯了,我的市场都没有了。

做设计的,实际上我可能还会站在史楠桥老师这边,但是你做产品,应该是反对抄袭。我们做设计,可能当别人来拷贝我们的设计,我们该得到的东西得到了,但是产品是靠每一件东西来盈利的,我觉得你反而应该是考虑一下产品是不能抄袭的。

史南桥:其实现在去欧洲展览不一样了,没有说不让你进去,都欢迎中国人、中国厂家去参观。这个进步是怎么来的?我不知道,但是我认为对中国设计师来说,如果有一天美国人来抄袭你的东西,你会反对美国人来抄袭你吗?

其实我想说的就是,你把东西做好的话,你会等着别人来抄袭你,其实这不是一个坏事情。刚刚的题目,卢伟佳先生说得很清楚,我反不反对别人来抄袭?只要我们把设计做好,我觉得完全不反对啊。因为我不是抄袭来的,如果我是抄袭来的,别人再来抄袭我,那一点意义都没有。反过来讲,确实我们做出了一个好东西,别人来抄袭,我真的不介意。

余静滨:我是这样理解的,史老师真心帮助大家学习成长的话,像今天的活动一样,在这里做指导、讲解,让各位得到更多的消化,而不是随意任意地让他去抄袭,而抹杀了我们年轻设计师的那种创造、创新的能力。

史南桥:说老实话我认为所有的创意,如果是去做空间的东西,每个空间都不一样,每个要求都不一样。你理解了空间的原理,再去做住宅的设计,就有你自己针对这个空间的原创性。

那做设计大家就讲求原创,反过来我不去做表面的装饰、风格或者是造型。我讲的是空间,而空间其实是你不容易模仿,不容易抄袭,反过来讲我愿意跟你讲道理,希望你在处理空间的时候一样可以用到,所以你在抄袭跟模仿跟学习之间,利用这个道理再去发展,我认为你中间有没有抄袭,我认为是有,但是这个东西脱离了唐妮娜讲的论调,我认为这不会造成所谓的跟法律有关的问题了。

毛继军:赖老师说了一个很重要的问题,空间和产品。我们很容易界定产品的抄袭,但是作为室内设计师,我要说类同而行意,你们是类,但是就像史老师说的,空间是抄不了的,空间的温度也抄不了,你可以用一模一样的乳胶漆,但是你抄袭不了空间,因为作者之心你抄袭不了。我可能有一天会抄赖老师的,但是我们之间的作品还是不一样的。

赖旭东:你刚刚说的空间里的相似,那是借鉴,不是抄袭。我们说的抄袭是一模一样。比如说毛老师,你投了一个特别大的标,我做了PPT,做了一样的作品,这样我看你愿不愿意我抄袭?

刘芮言:到现在为止,欧洲一线品牌,都在中国的明代家居中找到很多灵感。一个是灵感,再一个是我们国内一直传承下来,也一直在抄我们老祖宗的东西。

赖旭东:绝对不叫抄袭。我每天在跟学生说那个叫传承,不叫抄袭。如果一模一样叫抄袭,但就从椅子上来说,中国人跟西方人的尺度绝对不一样,因为两者的消费观念不一样。中国人喜欢“坐如钟、站如松”,而欧洲人喜欢的是舒适度。    

唐妮娜:强调抄袭和借鉴中间的界限,我觉得这不是我们今天要讨论的话题。我愿意被抄袭而不是说我愿意被借鉴,抄袭我们说了宪法里边说是犯法。

tang.jpg

辩论嘉宾唐妮娜

赖旭东:抄古人,是从古人那里吸取经验教训。

唐妮娜:强奸违法跟抄袭法是一样的。我不去强奸别人,但并不代表我愿意被强奸。

卢伟佳:很现实地讲,我们在座各位有哪一个是不愿意或者不想你的设计被别人抄袭的,抄你的人多,说明你有名。

赖旭东:那是你自我的满足感在支撑你这一点。你们说愿意抄袭,是自我的成就感和满足感在这儿,但是对于社会的进步是没有好处的。

卢伟佳:作品好才会被抄袭,被抄袭的人也可能会因此更有名。如果你没有持续的核心竞争力,就只会短暂地有名。

5Q8A7879副本.jpg

赖旭东:如果说有一个机场投标,别人瓷砖跟你的一模一样,而被别人抢掉了。

卢伟佳:我很愿意啊,如果说一个小品牌这么容易就抄到我的花色、质量、工艺还价格更低,我觉得这是我的问题,不是他的问题。我希望更多的人加入到这个品类,有自己的核心竞争力就不怕被抄袭,有竞争者你才会更进步。如果有一天所有人都来抄成都设计师的作品,我们成都的设计圈才能做更大,我们成都的设计师才会是中国的NO.1。我们讨论去欧洲被拦在门外,那么有一天欧洲来我们中国抄袭的时候,我们会不会敞开胸怀,这个是一个问题。反过来,我们希不希望未来有一天我们能看到,欧洲的设计师都来抄袭中国的设计,因为我们比他们强了。

“撕辩” 加码 现场设计师加入“混战”(现场设计师互动) 

设计师甲:我支持反方。我之前做方案的时候,离装饰公司很近,这个时候我的方案被人家抄袭了,最后因为人家的价格很低,客户没有选择我们,在这个上面我就受到了伤害。

史南桥:这里讲的是个人利益了,所谓支持原创的,所谓支持这个不愿意给别人抄的,基本上讲的都是个人利益。   

设计师乙:我比较支持正方的观点,一个真正的设计改变了我的想法。开始做设计的时候也遇到很多同行抄袭,他们甚至无耻的拿着尺子来抄袭你的东西,这说明我的东西有商业价值。后来我想不对,这个东西是我的原创,他抄袭去了外形还是没把我的灵魂抄去,所以你的怕抄袭是不存在的。

卢伟佳:我很认同刚才这位朋友说的,就像我们建了万里长城,别人就进不来吗?不是的,这说明你的段位变高了,前面你怕别人抄你的,现在是你抄吧,我无所谓,反正你抄不走灵魂!你的段位变高了。

赖旭东:我们说的抄袭是一模一样,相同的空间,相同的尺度,一模一样,那才叫抄袭,如果你觉得他抄得都很LOW的话,就不叫抄袭了。

刘芮言:其实很多的空间是不可能一模一样,它的城市、环境、名字、温度、人文背景全部都不一样,所以空间是不可能有一模一样的。就好比中国有一个建筑师,他把一个地方的东西换在另外一个地方做到一模一样,做到精确定位的成都。但是每个地方的宗教、人文背景不一样,所以这个建筑在拷贝的同时,他可能学习到了很多关于这个空间的理解、设计的理解,他在当中是肯定有成长的。

一句话结辩 正反双方祭“大招”

史南桥:我想请问你们是不是有一个你们喜欢唱的歌,一定有吧!你再想一下,写这个歌的人,他喜欢这个歌就从此出这个唱片就不出了,他希望他的作品传唱全世界。一个好的作品做出来,其实你是可以做更多的。

有人说你抄不到我的灵魂,我觉得没关系,即使你抄到了我的灵魂,你把这个好的东西到全世界去宣扬。每个人都有自己最喜欢的歌,你在哼的时候,想想那个原作者。

谢柯:总结还是要表明自己的一个态度,不管正方、反方,我只讲一个我自己经历的一个事,早几年沿海家居是蓬勃发展,国外的定单很多,现在关掉了很多,有些厂搬到了东南亚。前年我在泰国找到了一个很小的做木头的厂,老板就住在旁边,设计了一个建筑,他的厂干净整洁,可能和我中国看到的厂是完全不一样的状态。我在他的展厅看到了两个很打动我的茶几。我就问他买这个设计,他拒绝了。这时候我才知道,他为什么要把厂地到东南亚,是因为诚信在里边。

我们带着中国人的思维去跟别人打交道,有时候真的是被嘲笑的。作为一个大家思辩的论坛,票数不重要,但是我们的态度是要表达的,如果是这样下去的话是很危险的。

张灿:刚才谢柯说的非常有道理,中国发展到转角的地方,我们应该有更多的创造力,或者是要有自己的心去探索自己的东西,而且我们的尊严是需要靠自己付出才获取的。我说的是抄袭的问题,而不是借鉴,借鉴你可以在他的感染力上去感受大师带给你的东西,但是我们尽量更多地在他的基础上进行当下和未来的创造。

辩论弹幕精彩观点:

有人@我:可以抄袭,仅有原创,没有山赛抄袭推广,很多好的东西,都会被历史埋没。其实,有时候,抄袭也算是对好作品的推广和发扬。支持和不支持,重要的是把好作品发扬出来。

园忍·70:设计本来就是互相借鉴互相学习的。

吴宝龙:不支持抄袭!被抄袭也是荣誉!

戏言一样的杰作:任何事情都要有一个度,借鉴可以,抄袭不行。     

廖丹:要抄就抄好,好的东西大家一起分享,市场有肉一起吃。

墨菲斯:历史都是抄袭后超越才发展到今天。

维克维尔装饰胡德洲:被抄袭的最高境界就是“一直被抄袭从未被超越”。

我姓龙:想掠夺别人的劳动成果就是耍流氓。

蒋晓峰:抄袭属于100%复制。

A01:我愿意被抄袭,我也不抄袭,但可以借鉴。

戏言一样的杰作:苹果够强大,但是不够强的人,就会被抄袭侵犯利益。

火火:抄袭跟借鉴从本质上就不一样,以谋利为出发点就变质啦。

申哥:我只是把我的娃儿整容整的像你的娃儿,没冲突啊。

维克维尔装饰胡德洲:灵感来源于视觉,触觉,思想等,除了思想,都是在抄袭。

寂静无声:既然无法避免,那就希望抄也抄的有点水平,然后再创新。

全场结束1.jpg

辩论嘉宾握手言和

对于当下的设计,更多新生代的设计师,不论是愿意被抄袭还是不愿意被抄袭,我们都希望是正能量的引导和状态。愿意被抄袭是希望带来更多的学习和借鉴,而不愿意被抄袭是希望更多的设计师的设计原动力就是不创新不设计。这样让中国的设计更具价值更具驱动力。

最终给我们希望通过这个话题提醒大家,让大家正视和思考这样的问题,也是让大家在这样的一场辩论后再去反思。真正创新的设计都成了好作品,真正创新的有自己鲜明观点和特色的设计师都成了设计大咖。

来源:腾讯家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