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计看西南 | 张灿、毛继军:非在地无以生长 非锚固无以飞翔
腾讯家居 2018-04-12 22:18:09

可能我们都忽略了,可能我们的眼光都太遥远,我们已经逐渐忘却了在我们身边停留的那些美感,那些值得我们去仰望、去尊重、去赞美的人,他们在我们成都这块土地上以及大西南留下了太多值得尊敬的作品。

——毛继军

D4S_6596.jpg

4月12日,2018腾讯家居年度设计时尚盛典·金腾奖 全国启动仪式暨西南赛区宣讲,落地成都,西南地区设计中坚力量、四川创视达建筑装饰设计有限公司创始人张灿、成都璞石品牌设计有限公司设计总监毛继军,携众多成都精英设计师亲临现场,数百位当地设计师齐聚一堂,助力金腾奖再度起航。

活动现场,张灿、毛继军联袂登台,带来题为《摆·设计看西南》的精彩分享,深度剖析成都及西南地区的设计文化,热情洋溢的演讲赢得了现场众多设计师的一致认可。

2018腾讯家居年度设计时尚盛典·金腾奖由中国室内装饰协会(CIDA)、腾讯家居联合主办,总冠名品牌梦天木门,特约品牌久盛地板、老板电器、奥普,战略合作媒体AXD杂志,特别支持《DESIGNE设计师》。

张灿、毛继军简介

未标题-7.jpg

张灿

2018金腾奖特邀导师

四川创视达建筑装饰设计有限公司创始人

“我想做姜文或孙红雷一样的演员,任何角色都想尝试,所以我从做设计开始,没有拒绝做任何项目。”

张灿,西南地区设计中坚力量,高级室内建筑师,建筑学硕士,意大利米兰理工大学设计与设计管理硕士,清华大学酒店设计班EMBA,四川音乐学院成都美术学院专聘教授,西南交通大学环境艺术系客座教授—研究生导师,四川国际标榜职业学院环境艺术系特聘教授,中国建筑学会室内设计分会理事,IEED国际生态环境设计联盟(大中华区)老建筑改造设计研究所院长,IAI亚太建筑师与室内设计师联盟资深会员。

未标题-8.jpg

毛继军

2018金腾奖特邀导师

成都璞石品牌设计有限公司设计总监

毛继军, 高级室内建筑师。从事设计20年,活跃于市场一线,用其独特的商业策略思维,创新的设计语言,助力众多知名品牌完成更新与升级。坚信优秀的设计是保持品牌持续活力的必要能量。设计作品多表达空间作为特定能量聚集场所的内核,映衬人的情感,自由生长,直抵人心,让人安放!

以下为张灿、毛继军精彩演讲实录(节选)

(左一)张灿,(右一)毛继军

毛继军:今天我们更多说的是西南,说的是西南这块土地。做了20多年设计,我们越来越发现,我们脱离不了脚下的这块土地,它会深深地扎根你心里。

在地与生长

设计的“在地”是因势造物,落在当地,扎根土壤,是“此时此地的存在”;只有将根深深扎进土壤,才能开枝生长,郁郁葱葱。

微信图片_20180412235545.jpg

2018金腾奖特邀导师 毛继军

对于设计师而言,无论在哪里,每天生活的地方,伴随着太阳升起和夕阳远去,时光慢慢在身体里形成一种营养,最终通过项目表达出来,这是自然而然的过程。

可能我们都忽略了,可能我们的眼光都太遥远,我们已经逐渐忘却了在我们身边停留的那些美感,那些值得我们去仰望、去尊重、去赞美的人,他们在我们的成都这块土地上以及大西南留下了太多值得尊敬的作品。

图片1_副本.png

汉源县唐家镇集贤幼儿园-东意建筑

无需飞机火车搬运高级的材料进入深山,很多设计借助当地的材质更容易实施。设计师在“在地与生长”这个板块当中做好了“在地”,我相信它必然会生长。它很美,因为它是有根的。

图片22.jpg

汉源县唐家镇集贤幼儿园-东意建筑

设计很经典,现代围墙,旁边是田野。我们应该向这样的建筑师致敬,他们来到了西南,作出了这样的建筑,安安静静的在深山里,陪伴我们。

图片3_副本.jpg

广元金台村重建项目-香港城村架构

我们都是做室内设计的,通过建筑设计的概念可以反观自己:我们到底应该在这块土地上找到什么样的语言,怎样和这块土地发生关系,和我们自己发生关系。花园做得非常有意思,像梯田一样的花园,他们是我们的榜样,引导我们走向更远方的人。

图片4_副本.jpg

广元金台村重建项目-香港城村架构

这些设计都有一个特点——很接地气,非常容易在当地实施。光照、风声,和整个场地深深发生关系的姿态依然存在,通过这个姿态,产生只属于这里的美丽,这一点值得我们西南的设计师做深入的思考。

图片5.jpg

东郊记忆演艺中心-张灿作品

东郊记忆演艺中心,张灿设计的,做了很强的在地性表达。

鹿野苑石刻博物馆-刘家琨作品

家琨老师十几年前设计的一个根植于成都的设计,在府南河边,它没有选择民居的形式,它展示的内容有一点超越日常。为了适应成都地区的天气颜色,设计师将混凝土的颜色做了一些改变,改变之后,看上去更加的润泽、更加的轻。

图片8.jpg

鹿野苑石刻博物馆-刘家琨作品

这个地方,我去过五次,这就是成都,十几年后的现在,我依然觉得它挺拔在那里,不管它的脸上有没有皱纹,我依然觉得它很美。而大部分的美是有时间限制的,或者是被保鲜膜包裹着,“在地与生长”很深刻的说明了, 当你与“在地”发生关系时,它会产生怎样的美。

鹿野苑石刻博物馆-刘家琨作品

故园漶漫时,礼失而求诸野,夫物芸芸,各复归其根,向上伸展的繁枝,正是源于向下扎根的沉默力量。

图片9.jpg

岁月时光机-毛继军作品

当我们面临不可逆转的城市化的进程,我们越来越被切成只能活在一个阶段,但是我恰恰觉得这不是设计师要活的状态。

平常与容纳

“平常”是一种姿态,成都不是北京、上海,它没有香港的国际化,它也没有上海的时尚,大西南的姿态是温和的。

图片10.jpg

果念-谢柯作品

这里的“平常”不是指消灭了烟火气的干净,而是有着“活在其中”感觉的人的空间,东西随便放放,桌椅七扭八歪也可。这是成都、重庆带给我们的感觉。在西南出现的设计师,他们做出的设计让人放松,他们的设计娓娓道来,非常迷人。

图片11.jpg

既下山(梅里)-谢柯作品

在设计中到底该如何用力?我们每个人手上都有力量!四两拨千斤的用力,娓娓道来的用力,轻轻拿起的用力,都是设计,都是语言。

图片15.jpg

卢努甘卡庄园-巴瓦作品

在这个空间里,我看到这个设计师对于在地文化的尊重,也看到这个设计师娴熟的技巧以及被隐藏的审美。

图片14.jpg

坎达拉马遗产酒店-巴瓦作品

每年有数以千计的人去南洋斯里兰卡小岛瞻仰这个设计师的作品,他在一个偏远的小地方修正了现代主义的冷漠,在“在地”的元素中加入了温馨,所以他的作品当中产生了一种更恒久的更深入人心的美感。四五十年前他已经做到了,对当下中国的设计方向有一种前瞻意义。

玛利亚别墅-阿尔瓦阿尔托作品

芬兰国宝级的设计师阿尔瓦阿尔托的作品,这三位大师在“平常与容纳”板块中。这两位是先行者,谢柯是我很好的朋友,我们经常在一起,其实他们都在我们身边。

SI2_3647.jpg

特邀导师毛继军 2018金腾奖启动仪式现场

在西南的土地上,设计师应该走一条什么样的路来表达自身,表达从身体里长出来的美感?平常与容纳,是这块土地带给我们的直观的感觉,或者是浸入我们的一种气息。成都是非常平常和容纳的城市,让我们觉得舒服、安逸,不那么咄咄逼人。

玛利亚别墅-阿尔瓦阿尔托作品

王澍说,中国建筑师学习西方建筑的时候,也包括学习中国传统建筑的时候,所设计的建筑都是没有内部的,外部的场所也没有,它只是一个物体,内部尤其难:有房间没有空间,有空间没有场所。

SI2_3505.jpg

2018金腾奖启动仪式现场

翻开中国的设计杂志,满眼看起来非常费力的设计。设计太多太费力的空间,能够容纳最多的东西就只剩技巧了,或者说是我们自身认知的专业技能,束缚了我们自己。

SI2_3715.jpg

金腾奖特邀导师 张灿

张灿:成都有非常深厚的文化,有创意产业,有当代艺术,有优秀的设计师。其实在西南地区甚至是全国,都能看到成都设计师活跃的身影。

锚固与飞翔

锚固,从某种意义上说,不管是职业生涯还是我们的设计生涯,从一开始我们到一个城市或者在设计圈开始站住脚,这是第一步。但是当我们真正需要去做设计思考的时候,我们需要锚固这片土地,不只限于成都或者是某个地域,可能是各个地域。

D4S_6676.jpg

特邀导师 张灿 在2018金腾奖启动仪式现场

一个设计不可能凭空生长,只有锚固才能分享。想要知道一座山的美,你必须要用双脚去丈量这座山,想要俯视那弯弯扭扭的路,你必须要转动身体回头望望。回望,总不那么容易,却是让人能看清很多,包括自己。

时下的米兰,五星级酒店三万一晚上,依然有大量的设计师往前看,但那是别人,我们都可以去学习。但是我们要生长靠什么?真正的生长,一定是锚固在我们这个地方,去吸取营养才能够飞翔。

崇德里-王亥作品

怎么样去锚固?不管在成都还是昆明,或者其它的地域,在这个地域做设计,为他们在做设计,用这样的作品去再现土壤里生产出来的东西。如果真的要腾飞我们一定要锚固这个地方,所有的作品都有他的在地性和在地场域、在当下的状态。

崇德里-王亥作品

刚才说到烟火气,我们都拥有美好浑然天成的“容纳”气质,丰富而充盈,本质赋形,我们于此立足生根,汲取养分,生长出可向上向外观看的枝干。

微信图片_20180412235303.jpg

2018金腾奖启动仪式现场

锚固成都,不是局限于自己的语言。民族的就是国际的,国际的不是我们搬来的,这里是我们需要锚固地方,这样的气质和内容其实是挖掘我们的在地设计和本地文化的状态。

西村-刘家琨作品

西村,设计师把整个成都的状态和在地的文化进行相互的穿插。成都的文化,成都人的生活,踢球、喝茶等等所有慢下来的文化,都被囊括其中。空间与城市之间是交融的,相互渗透,而非孤立的存在。

西村-刘家琨作品

找到生活与精神的本体,锚固其中,带着时间的痕迹渗透刻入。我们希望西部地区的设计师去关注设计和人和这片土地之间的关系,这是我们可以生长和飞翔的原点。

成都来福士-Steven Holl作品

来福士,我们看到的是它的形式。成都人喜欢逛街,设计师把交通流线做得很长,让里边有循环的余地,这是对时间的设计。设计不只是形式,但设计最终通过形式去表达。这样的一个设计,有场域时间和土壤在地性。建筑上大下小,像生根一样的扎在地上,然后生长起来。

成都来福士-Steven Holl作品

再贴近一点,刻入生活,刻入身体,始终接着地气,这样才会坚实,不疏离,在自然流变中生长,飞翔。

真的很希望成都的设计师去思考我们在这个地方该做什么样的设计,该怎么样去锚固我们的土壤,只有这样可能才会飞翔。

后记:犹记第一次来成都,在春熙路,步履匆忙的我在人群中显得格外扎眼,成都人的悠然是长期身处北京的我难以学会和向往的,这是独属于成都的文化,舒适、安逸,生活理应如此。而在这里生长的设计师,自然而然的带有这样的一些印记。

当我们长久地将目光投向海外时,不妨也将关注点放在身边本土的传统的地域文化。向西方学习固然是必要的,然而,不能根植于地域和本土文化的设计,有时也似无根浮萍,华丽的背后,是空洞和虚无。

现场听两位老师的分享时,脑海突然出现一位诗人——艾青,曾写过《大堰河我的保姆》、《我爱这土地》。“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因为我对这土地爱的深沉。”正是因为谨怀着对于设计和成都的赤诚和热情,两位老师的分享才能在现场感染到许多人。本次活动的筹备过程中,也得到了两位老师的帮助和支持,在此特别鸣谢。

整理/刘润寰

标签: 设计资讯 来源:腾讯家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