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的家
全国

缅花大王红桥红经典复刻:《明式家具研究·黄花梨六柱架子床》

1.jpg

明晚期 黄花梨六柱架子床

众所周知,被称为明式家具“圣经”的著作《明式家具研究》,汇集了明式家具泰斗——王世襄老先生四十余年的研究积累和精华。

2.jpg

《明式家具研究》封面即这张黄花梨六柱架子床

在这本划时代的专著里,王老曾对上面这张黄花梨六柱架子床特别重视,不仅将其作为封面,还对其纹饰和结构进行了详实研究,将其编为丙16号,并称赞其床围板上的灯笼锦图案为稀有而经典的攒接案例。

3.jpg

黄花梨六柱架子床-床围板图案

2020年嘉德的春拍上,这张架子床一亮相便艳惊四座。然而令人遗憾的是,仔细看,人们却发现这张床的腿部均有明显的创伤。

4.jpg

图中可见床腿被锯断过的痕迹

这得从它的原主人——古斯塔夫·艾克说起。说起古斯塔夫·艾克,玩明式家具的人应该没人不知道:

艾克被称为中国明式家具研究的鼻祖,他1944年撰写出版的《中国花梨家具图考》是世界上第一本关于明式家具研究的专著,被誉为明式家具研究的开山之作,比王世襄还早40年。

5.jpg


艾克的《中国花梨家具图考》一书中共收录了122件(套)明清家具,其中,艾克夫妇自己收藏的有38件。

而这张架子床,正是艾克先生的收藏,也是这本书中仅有的三张架子床之一,而且是重点,为此艾克先生还特地请杨耀先生绘制了多幅这张架子床的线图。 

6.jpg7.jpg

当然,艾克夫妇收藏的明式家具远并不止书中所收录的那38件。这些灿若星辰的明式家具,随着时光流转,有着各自不同的命运。

有些随主人漂洋过海,得到保全,其中包括最终入藏恭王府的黄花梨条凳等7件家具;有些在当初就已经流散,现在只能去书本中查看;而这张架子床,则是另外一种状况……

8.jpg

这张黄花梨架子床在艾克夫妇美国夏威夷的家中使用着的场景

这张架子床曾是艾克先生众多明式家具藏品中尤为珍视和喜爱并且一直在使用的一件,曾经随着艾克夫妇远渡重洋,后来艾克先生去世后,这张架子床又随着艾克先生的夫人回到了祖国。

然而,就在它即将重回祖国怀抱的那一刻,遭到了损坏。然而,庆幸的是瑕不掩瑜,这点伤也无损于它本身的魅力以及历史价值和文物价值。

9.jpg

LOT 5111 明晚期 黄花梨六柱架子床及脚踏 

成交价:448.5万元人民币

中国嘉德2017春季拍卖会

“清隽明朗——明清古典家具精品”专场

这张架子床之所以能让艾克夫妇如此珍爱,能让世人如此为之着迷,必然有它无可比拟的魅力。

10.jpg

下面就以福建省红桥红家居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红桥红)仿制的这款架子床为例,让我们从各个角度来好好欣赏一下:

四面有工,每个角度皆可观可赏

此床尺寸宽大,四面有工,每个角度皆可观可赏,在宽大的卧室陈设,实用又气派。红桥红采用缅甸花梨制作,选材、用料和做工都值得称道。

11.jpg

红桥红·六柱架子床,长228*宽161*高51.5,总高238cm

全活拆榫卯,便于分解组合

整床由床围、床身、立柱、挂檐等多构件组成,各结合部位均用活榫衔接,也就是行内所说的“活拆”,目的是便于分解组合。因为床的体量大,整体搬运不方便,所以做成活拆结构方便临时拆解、运输和现场安装。

12.jpg13.jpg14.jpg

红桥红的工匠师傅们在展厅现场组装这张架子床

家具要做到能够活拆,榫卯处是不得用胶加固的,所以对榫卯制作的工艺要求非常高,稍有差错,家具就容易晃动不稳。

灯笼锦纹床围板,稀有而经典的攒接案例

这张床的雕饰十分考究,格调高雅,且用料奢侈,沉稳又不失精细。

15.JPG

王世襄先生在《明式家具研究》一书中专门述及这张床的十字绦环围子:采用十字连委角方格,格内八卷相抵,接近《园冶》所谓的绦环。这种方正而又委婉的图案,也称灯笼锦图案,是稀有而经典的攒接案例。经查阅资料库中的同类黄花梨架子床,未见第二例。

16.JPG17.jpg

红桥红床围图案CAD示意图

它是采用攒接和斗簇两种手法造成的。其八卷相抵构成的四簇云纹,用裁榫的办法加以联结和组合,裁榫用于构件的里皮,一般比较短而且隐藏不露,制作起来非常费力耗时。看起来像透雕,但其实比透雕更复杂更科学。

透雕是在一块木板上雕出图案来,为避免木材留得过短而断裂,图案就要受到限制,不可能做得太疏朗。而攒接斗簇则是用多块纵横斜直的短材组成,可以合理使用木材,因而做出来的装饰构件更加结实耐用。

这既是工艺繁复的明证,也是古时匠人智慧的体现。

18.JPG19.JPG

床挂檐采用扁灯笼框式,常见于建筑门窗。挂檐下安浮雕卷草纹牙条,除用榫卯与角柱相交外,又经门柱上端的夹头榫衔嵌,结构坚牢合理。挂檐下的罗锅枨,更起了联结支撑的作用。这在某些架子床上是没有的。

明式经典,小细节蕴藏在大笔触之下

20.JPG21.jpg

红桥红·架子床正面CAD示意图

这张架子床整体大气、简约而清丽,弥散着清晰的明式韵味,纷繁考究的小细节巧妙地蕴藏在大笔触之下,细看之下更耐人回味。

22.JPG23.jpg

红桥红·架子床侧面CAD示意图

比如线脚明朗的座面边抹,刚直劲挺的马蹄,六柱支撑的屋宇结构,挂檐和床围的灯笼锦装饰,都是经典而鲜明的明式符号。

24.JPG25.JPG

设计制作的匠师,无疑对明式床榻的造型谙熟于胸。挂檐下牙板飘逸的卷草纹,笔直挺阔的灯草线,看似简单实则繁杂的攒接图案,昭示着工匠的技艺精纯。

总而言之,一张好架子床,即财富和品位的象征

俗话说:一世做人,半世在床。床是与人身接触时间最多的家具。清代李渔更是将床视为比糟糠之妻还要亲密的生活伴侣:“是床也者,乃我半生相共之物,较之结发糟糠,犹分先后者也。”可见中国人自古对床非常重视,倾尽心思乃至不惜财力打造一张好床。

而除拔步床外,架子床代表了最多的部件生产、最繁杂的组合工艺,代表了攒框装板、攒斗、透雕、浮雕等各类装饰手段的最先行步伐,其工艺成就之高,审美价值之丰富是现代床无法比拟的。

26.jpg27.jpg

红桥红·六柱架子床,长228*宽161*高51.5,总高238cm

一张好架子床,穷尽了匠人的智慧、工艺、技术,注入了主人的情感和美好愿望,更深层地凝结着财富炫耀和身份象征的社会意识,是主人财富和品位的体现。即便在今天也依然如此。

责任编辑:品牌红木 来源:腾讯家居·贝壳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且本文所涉数据、图片、视频等资料部分来源于网络,内容仅供参考,如涉及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