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的家
全国

张辉:明式家具案子直牙头的早晚流变

腾讯家居·贝壳 2021-03-12

夹头榫案是明式家具案子中最常见的案子式样,结构科学,制作方便,可分为直牙头型、直牙头螭凤纹型、直牙头(螭凤纹)托泥型、卷云纹牙头型、钩云纹牙头型。

以下五个实例呈现了直牙头早晚的三个转变,即牙头牙板一木连做、牙头牙板两木水平相接、牙头牙板格角交接,这基本代表了直牙头演变历程。

图片1.jpg

1.黄花梨直牙头平头案

黄花梨直牙头平头案(图32)桌面攒框,边抹用材宽大。独木桌面,因风化失水而有严重龟裂,一派沧桑之貌。冰盘沿,左右案面探出牙板横堵头的距离颇大,这也是此案的一大特色。

直牙板与直牙头一木连做(图32-1),牙头瘦窄,上下曲线圆润柔美。圆腿夹头榫,前后腿间双枨,俗称“梯子枨”。足端磨损严重,已呈不规则尖状。

其整体形态简洁,面心独板,牙板牙头一木挖成,不起线装饰,总高度仅77厘米,这些要素是判定其年份早的观察点。

此类直牙头直牙板平头案俗称“刀子牙板平头案”。

图片2_调整大小.jpg

2.黄花梨直牙头直牙板平头案  

黄花梨直牙头直牙板平头案(图 33)原始皮壳,整体保养良好。在制作上,它有一系列的优点:面板上嵌瘿木板(图33-1),四角圆润。为了瘿木板的坚固,面板使用了“外窄内宽”的边框,此做法又称为“隐边”“明窄暗宽”,其作用是四面边框内端宽出,宽出的部分可以大面积地衬托瘿木板。此外,为进一步加强瘿木板的牢固性,内底的横穿带之外,两头还使用了竖穿带。

瘿木板结构密度不如木板,故如此用心的设计,保证了案面至今完好无损。

牙板和牙头为一木连做,这是早期案子用料的常见方法,加之案高78厘米,偏矮之身为岁月长期磨损足底之故。这两点让人们可以推断此案年代偏早。

牙板牙头上下拐弯处圆角优美,曲线一致,上下呼应。边缘的灯草线极细,地子铲得平缓,视觉上出挑醒目。这种灯草线极美而少见,但也表明此案年代要晚于上例平头案。

四边牙板相接处(图33-2)以圆角相交,做法极考究。且有销钉锁死,可见为求坚固,工匠用心良苦。侧面第二根直枨下使用垫榫,类似规范霸王枨下勾挂榫,亦可进一步加牢案体。

整体视觉效果上,边抹面沿和四腿较粗厚,牙板牙头较窄薄,形成微妙的对比。

图片3_调整大小.jpg

3.黄花梨直牙头平头案

黄花梨直牙头平头案(图34)案面由大边和抹头攒框而成,打槽镶桦木面心,牙头与牙板两木水平相接,而且无任何起线装饰。腿足磨损严重,高仅为76厘米。这些为早期明式家具特征。

南北方行家共同认为,一般来说,牙头与牙板一木连做的案子年代较早。究其原因,是自宋代以来至明代,柴木案子多取牙头牙板一木连做形式,早期黄花梨平头案也带有柴木直牙头平头案的这种特征。后来,因一木连做的做法过于耗费材料,便有了以牙头与牙板两木水平相接的做法。

侧面有两条直枨。案子四腿上端内收,下端外撇,称为“侧脚”或“有挓度”。其正面(图34-1)和侧面(图34-2)均有挓度,称为“四脚八挓”。北方匠师称案子正面有挓度为“跑马挓”、侧面有挓度为“骑马挓”。一般而言,在各类大小案子上,两腿上端之间的距离与腿下端的距离之差是有一定之规的。案子越长,上腿间与下腿间的尺寸之差越小,小案子上腿间与下腿间的尺寸之差反倒大。一米长左右的案子两腿下端间尺寸要大于上端间尺寸七厘米左右,而二三米案子,上腿间与下腿间的尺寸之差则在四五厘米之间。这些规律性的数据可称为是明式家具的黄金尺度。器物腿部有挓,给人一种稳定而优雅的感受。

图片4_调整大小.jpg

此类器物是“刀子牙板平头案”的一种标准式样,但不能因此说它是“标准器”。“标准器”一词是专有学术名词,又称为标型器,一般是指有确切纪年的器物。这种标准式样不妨称之为“典型器”。

包括案子在内的有明确纪年的明晚期明式家具实物阙如,但是历史老人还是留下了另外的一些线索,留下了找到明晚期家具式样的一种参考,它们是什么呢?答案是出土文物和明万历的大量的出版物的图像。

考古出土的明万历时期有明确纪年的柴木家具或冥器,就可以当做明万历或者说是明晚期的硬木家具式样的参考标本。

通过明万历出土的柴木家具中的直牙头平头案和明万历刻本插图上的直牙头平头案图像,可以确认明晚期明式家具直牙头平头案的式样。

4.黄花梨绿石板平头案

黄花梨绿石板平头案(图39)案面攒框,中嵌绿石板(图39-1)。绿石黄木,当时会是绚丽的色彩对比,而今石板沧桑斑驳,仍完好如初,洵为难得。直牙头与直牙板平接(图39-2),牙头上下曲线柔和。四腿较粗,应是与绿石板的压力相关连。前后腿间置双枨。总高78厘米,偏矮,为长期磨损所致。

此案形态无任何装饰,足端磨损严重,这些特征表明其年代偏早。

图片5_调整大小.jpg

5.黄花梨直牙头平头案

黄花梨直牙头平头案(图40)牙头与牙板45。角(格角)交接(图40-1),相对于牙头与牙板上下平接的形式(见图39),这是晚出的式样。45。交接的牙头背面以榫头纳入牙板后部和大边,结构上下左右互相制约,复杂牢固,难以脱落。这种进步意味着年代较晚。侧面(图40-2)两条横枨(“梯子枨”)为竖扁圆形,这是规范“梯子枨”的做法。

此黄花梨直牙头平头案器形规整,结构科学,边抹、牙板、牙头、圆腿各部分比例合理,皮壳风化自然,是历经数百年的“干皮壳”。其高度仅为76 厘米,亦是数百年磨损的结果。设想制作当初高度若是高82厘米,现在已经磨掉6厘米。

据资深行家讲,像本黄花梨直牙头平头案这种“尖状”残足,表明它长期使用于南方,“尖足”家具一般发现于南方。

而如果黄花梨案子足部泛白、足端最下面直径与整个腿足直径又基本相等,表明此案长期使用于北方。如黄花梨直牙头平头案(见图42),它的糟朽表现在腿底中间的糟烂,与“尖足”黄花梨平头案的足状形成对比。

家具在岁月长河中,腿足磨损是一定的。但是它在一个时间周期内,会磨去多少是不一定的,每个器物有每个器物的具体保存情况。总的来说,在同一时间段上,家具使用于南方潮湿之地,腿足磨损程度一定是大于北方的器物。这是不言而喻的。

略有磨损的、比较完整的足脚,其年代一定是偏晚的。没有强烈磨损的、或是器物偏高的家具,年代一定是不到明代的。但是,并非所有足端磨损强烈的家具年代就极早。

图片6_调整大小.jpg

牙头牙板一木连做、牙头牙板两木水平相接、牙头牙板格角交接,三种形式是早期明式家具案子直牙头的三个形态,代表着相对年代的早晚,但是,也难免有交叉存在的情景。

(详见张辉:《明式家具器型研究》,故宫出版社)

责任编辑:红木家居 来源:腾讯家居·贝壳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且本文所涉数据、图片、视频等资料部分来源于网络,内容仅供参考,如涉及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