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京南:新国风趋势下,红木家具要“做减法”
腾讯家居 2020-06-08 17:27:09 阅读  26801

新国潮时代下,故宫从对传统文化的理解中做出了多种焕新的尝试,衍生出其文创产品、创意节目等,成为当前带着深厚文化底蕴又亲民的潮流“网红”。而红木家具行业是在传统文化基础上发展起来的,面对新时代、新形势,品牌们又该如何焕新发展?这一次,我们邀请了全联艺术红木家具专业委员会专家顾问、明清宫廷家具研究专家周京南老师,从“故宫人”的角度谈谈对于新国潮、新国风的理解。

全联艺术红木家具专业委员会专家顾问、明清宫廷家具研究专家周京南

全联艺术红木家具专业委员会专家顾问、明清宫廷家具研究专家周京南

问题:从“老故宫”到“新国潮”,故宫已经成为新一代网红,拉近了与大众的距离。您在故宫工作多年了,怎么看待新国潮、新风崛起

我认为,新国潮、新国风的崛起,与当今中国社会里提倡的文化自信有关。中国是一个拥有五千年悠久历史和灿烂文化的文明古国,我们祖先留下来的许多辉煌灿烂的文化遗产,在今天看来,都是无价之宝。

故宫近年开发的很多文创产品,实际上是把我们祖先用于传统文化艺术品上的装饰技法、审美风尚,有机结合、融入到今天的生活用品之中。比如,现在很多年轻人喜欢穿的汉服,故宫在裙摆印上《千里江山图》,让传统文化审美、传统文化装饰浸润到我们日常生活中,起到耳濡目染的熏陶作用;还有,杯子印上古代的绘画作品,桌布印上传统的青山绿水绘画……

故宫开发的文创产品,把传统文化艺术品上的装饰技法、审美风尚,有机结合、融入到今天的生活用品之中

故宫开发的文创产品,把传统文化艺术品上的装饰技法、审美风尚,有机结合、融入到今天的生活用品之中

实际上,故宫在做这些文创产品的时候不是1:1简单的高仿,更多的是传统技术上的创新。而这种创新是把传统艺术品中的精华抽丝剥茧地抽离出来,运用到我们今天的生活当中。我认为,这是一个很好的方向。

而现在很多设计师的设计出发点是从传统中找到灵感,从传统艺术品中找到启迪。同时,国外许多时髦人士也都开始推崇复古时尚,我认为,复古就是尝新,把传统元素运用到我们今天的生活,成为一种时尚轮回。近年来,新中式家具就是在传统文化的认知基础上,融入现代的设计技巧,呈现出新的发展面貌。广州美术学院新近研发的罗汉床,它不用红木,而是用金属复合材料去制作,我认为这是一种顶格创新。

此外在历史上,开放的社会创造了众多辉煌灿烂的传统艺术品。比如唐朝在对外开放上十分活跃,四海来朝,八方入贡,在与周边少数民族及海外诸国的文化交流中诞生了唐三彩。包括汉代以后流传的佛教也是从域外传来的,被我们吸收,变成了本土文明。

再来说我们的传统家具,中国古代席地而坐的风俗从上古时代一直持续到魏晋,在唐宋之际发生了变化。垂足而坐的风尚传入中国之后,出现了高型家具,比如宝座、扶手椅,逐步变成了我们的文化符号,这就很有意思。

我们民族在吸收人类文明的基础之上,有意变成我们的国货、国潮。而一个民族真正兴旺发达的历史时期,创造辉煌灿烂文明的时候,往往也是中外文化交流特别密切的时候。就像珐琅、粉彩等艺术都是受到域外工艺的影响,然后经过我们本土工匠的发展,最后也变成了咱们很有特色的绝活。国潮、国风也是在不断的发展,有意识地把我们祖先的文化精粹和周边地区的文化精粹,融合到同一个熔炉中,变成我们的审美表达方式。

问题:红木品牌如何在新国潮、新国风中找到属于自己的发展之路?

我认为,中式家具的发展绝不能简单的抱残守缺,而是要在符合当代审美的基础上,融入传统家具审美、结构和表现手法,运用到今天的生活场景和家具制造中。 

因为社会在发展,空间的布局、建筑的风格都与过去有很大的不同。红木家具要迎合当下的新国潮、新国风,不能是1:1毫无创新地去做传统的克隆。依据审美的变化、材料的变化,还有居室需求的变化,红木家具也可以有更多的表现手法。

在当代社会里,最简单的东西,既迎合传统的审美,也符合当代的审美。明式家具有个特点就是简素,在“少即是多”的现代设计语境中,能够与不同的居室空间很好地搭配起来,比如在客厅中摆放一张官帽椅,或者小平几,都是那么的和谐融洽,并不会觉得突兀。

所以,当我们置身于新国潮、新国风崛起这样的时代背景中,家具创新说白了就是要“做减法”,用四个字来形容,那就是略施粉黛。我们今天看到一些新式皇宫圈椅或者官帽椅,它们用金属复合材料去做,加上软装,一看还是传统风格,但它没有背离,只是材料上发生了变化。

其实,传统家具也是众口难调,有的人喜欢传统的,有的人喜欢现代派。今天的新中式家具,不管人们怎么反对,它说到底也是在做减法,以简略的方法删繁去累赘。好比说我们去吃麻辣烫,它将很多种食材混合在一起,又麻又辣,很多时候却掩盖了食材的真实味道,不如粤式清蒸海鲜的美味。传统家具也是如此,有的家具将很多元素堆砌起来,看起来就很俗气。所以简单地说,家具创新就好比将重口重味的麻辣烫菜系变为注重食材新鲜本味的粤菜,要做减法。

新国潮、新国风背景下,红木家具要走向简洁,同时也要兼具舒适性(左:传统明式圈椅,右:汉斯·威格纳打造的“中国椅”)

新国潮、新国风背景下,红木家具要走向简洁,同时也要兼具舒适性(左:传统明式圈椅,右:汉斯·韦格纳打造的“中国椅”)

“减法就是略施粉黛,不饰雕琢,我认为新国潮、新国风的走向还是要走向简洁,同时也要兼具舒适性。比如坐具,在明式家具框架结构基础上融入舒适性,加入一些软装,使人在就坐时感觉放松舒适,符合人体工学原理,在制作上可以采用流水线流程的统一标准去制作。让我们新国风引导下的传统家具成为简洁舒适兼顾的新中式家具。(梁晓珩/整理)

新国风红木品牌联盟.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