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网首页 2015七夕家装节 全民家居购
当前位置:腾讯家居首页 > 智能家居频道编辑 > 智能家居要闻 > 详情页

Google Home将治愈谷歌“硬件偏科症”

2016-07-12 11:40 来源:虎嗅网
核心提示:Google Search、Gmail、Google Chrome、Youtube、Android等等,这些产品的影响力不言而喻,毫无疑问,Google是一家伟大的软件公司。但是,硬件呢?似乎全是软件,Google是一家偏科严重的科技巨头?

Google Search、Gmail、Google Chrome、Youtube、Android等等,这些产品的影响力不言而喻,毫无疑问,Google是一家伟大的软件公司。


  但是,硬件呢?似乎全是软件,Google是一家偏科严重的科技巨头?


  但近年来,Chromecast、Google Home等新型硬件惊艳面世,中间经历了什么?


  这篇文章主要讲述Mario Queiroz的Google历程,Google Home背后的那个身影。


  6年前,Google山景城,台上站着的是时任Google产品管理副总监Mario Queiroz,手里握着的是首款Nexus硬件设备,其命名为“超级手机”。


  Nexus One,最原始的Nexus设备,现在看来无疑是一款跨时代性的安卓设备。这是Google首次试水发布一款智能手机——意欲阻挡苹果,同时也避免自己被排挤在这一新兴市场之外。不过,Queiroz同时要兼顾销售业务,这相对而言就是更为残酷的事实了。


  但销售之神似乎从未光顾Queiroz。当初Google希望线上商店直销的方式进行销售,支持任何一家运营商。结果无论是运营商还是消费者,没人愿意为此买单。新品发布仅仅6个月,Google就关闭了线上销售,此后Queiroz后来也再未出过新的安卓手机。但是,他从未放弃对Google硬件产品进行优化升级。


  Queiroz的救赎从Chromecast开始,他也是Chromecast的联合创始人和推动力之一。仅仅三年时间,Chromecast成为了Google销量最高的硬件设备,也是奠定Queiroz硬件策略的基石。时至今日,Queiroz负责的设备极其重要,甚至可以说是Google的未来。(注:Google Chromecast于2013年推出,是一款数位电视棒,主要功能为将传统电视、显示器等升级为网络电视,具有播放网络媒体的功能。)


  Google Home,智能家居的未来雏形?


  今年5月份,Google I/O开发者大会上,时龄50、身着黑色T恤、牛仔裤的Queiroz完成了他最新的硬件产品:Google Home,一款集成音频播放器的家庭智能终端:播放音乐、“Okay, Google”便能唤醒的、轻松实现人机交互。


 Google Home将成为Google打入消费者的日常交互层级市场的突破口,同时抵住了来自主要竞争对手(Amazon Echo)的强烈攻势。


  就像Nexus One的那样,Google Home也并非市场的先行者。市场里已经有了Amazon Echo,这个在2014年秋天正式发布,到目前为止,从早期适配和技术集成方面可以说做得相当的棒了。Amazon Echo已完成300余万台的销量,计划来年出货1000万台,Amazon Echo 未来有可能成为一笔价值10亿的一笔业务。


  通过Amazon Echo,已经适应的市场潜力更大。Echo证明了一点:不依赖屏幕,用户已经在家里就能够体验网络服务。但是,过渡到语音交互和人工智能所带来的变化远比当初从桌面时代过渡到移动端要来的大。


  事实上,对这一新兴领域,Google最为担忧的一点是“似乎不关Google什么事了”。Echo不需要Google。所以这一项就已经影响到了Google的核心——最为骄傲的独特性,机器智能和核心业务。用户能同Echo对话,询问天气和烹饪原料,看看有什么东西要买。渐渐地他们开始习惯于Echo。


  源于Amazon Echo,Queiroz肩膀上的压力来得更加的大,他需要发布一款更为重磅的产品用于抗衡强大的竞争对手,同时证明Chromecast的成功不是一次偶然。


  当提及Echo时,Queiroz谈到了Google CEO Sundar Pichai五月份的话,当时Pichai在介绍Google Home称赞了亚马逊在未知领域开拓方面作出的贡献。


  “亚马逊已经做了很多好的工作,分好了类,”Queiroz接受采访时表示,“但是当你想到Apple TV和Roku时,他们过去也在建立一种类别——但是今天呢?自从chromecast进入市场,这个种类的数量已经比当时增加了近两倍之多。”


  “考虑一下这个国家还有多少户家庭,多少个房间,以及世界上其他地区。”Queiroz补充道。


  Chromecast的救赎之路


  一定程度上,Queiroz能够开发出Google Home必然是段不寻常的经历。他不是那么有名的工程师,也不是像Tony Fadell那样的设计大师(iPod设计者,最近把Nest出售给了Google。)


  曾与Queiroz共事的人给他这样一个定位:一名竞争者,效率高、颠覆性强的经理。“他是一名干实事的人,它能把那些解决糟糕的事情,”Beep CEO Daniel Conrad评价Queiroz。(曾共事于Android相关部门)


  另一位前Google员工这样评价Queiroz:“瑞士军刀——即插即入。”每天早上4:30起床上班,喜欢足球。记得上周碰到他的时候,当时他完全沉浸在美洲杯的比赛当中,虽说他的祖国巴西已经被淘汰了。


  谈到Queiroz的经历,小时候因为父亲工作关系,从巴西来到密苏里州圣路易斯市。1984年,像其它后来的谷歌人一样,进入斯坦福学习工程学。Queiroz的第一份工作是惠普,当时他升职到了全球运营副总监的位置,负责服务器硬件拓展业务。2005年他来到Google时,他扮演的是类似于在惠普的角色:搭建公司内网系统。


  他的职业生涯的转折是在他前往欧洲的负责国际产品拓展,那时他在销售总监Nikesh Arora干活。2009年Queiroz回到Google时,他被任命和Android创始人Andy Rubin一起共事。


  Queiroz这样形容他在Nexus One中的角色扮演:临时任务。当时那支团队的同事告诉我这次项目的意义要来的要来得更为久远。据消息称,Queiroz曾经被期望能够成长为Rubin 的首席运营。但是发布Nexus One后,Queiroz便离开了团队——那时候的他被“孤立”了,很大程度上是由于和android很多工程师性格上不太搭。(消息源:Google TV想借助他的经验,所以他自愿离开了)


  随后Queiroz跳到Google的另一个实验项目,Google TV算是较为早期的一个将互联网接口到电视的一次努力。


但还是太早了。这项产品并没有带来任何厂商合作伙伴或是用户。“我们试图建立起一套生态系统,但是却看不到它真的有被消费者们所接受,”Queiroz解释道。因此,他和团队的一部分工程师思考如何从一个相反的角度,以一种简洁的模式来运营新的想法。


  人们过去不曾使用智能电视,但是他们也会用智能手机,所以,为什么不导流回电视呢?


  这就是Chromecast背后的想法。其他流媒体设备依然存在,但是Google削弱了这些项目,进入到2013年夏天,一款全新设计的、更廉价(35美元)、更mini的产品就诞生了。


  IHS研究预测,过去的季度,Chromecast超越Apple TV,成为市场销量最高的设备。(Google还没有公布季度出货量和收入)5月份,Google称Chromecast销量已达2500万台,这一数字已经远远超出市场预期——也超过了那些最初曾在Chromecast共事的人的预期。


  “他们做的这款硬件,无论是做的事、走的路线,还是产品的质量都令人印象深刻。” Conrad说道。


  关于成功经验,Queiroz认为单独设立一个盈利和亏损统筹小组十分有意义,也是Google的很多实验性项目所缺乏的组成部分。他还强调了硬件成本制约的重要性,这些有助于专注工程师团队——来自惠普的经验。


  Chromecast发布时,仅内置四款app——YouTube,Google Play,Pandora和Netflix——18个月后,全球30多个国家35000多家销售门店,上千款app支持。这下,当人们吐槽Google硬件做的很烂时,Google拥护者就有了反驳的理由:Chromecast。


  得益于Chromecast,Queiroz在Google内部备受尊重。他们也会称赞他稳重的管理能力:话语很稳、保持眼神交流,没有Google其他管理人员的怪癖。Hugo Barra,小米科技副总裁和另一位曾与Queiroz共事的人回忆道:Queiroz还会因为他们走路太快或是跑来跑去责怪他们。


  “结局,”Barra在邮件中写道,“这真的像是“Mario一直追着公主”一样的坚持”——手机传输视频,Chromecast的面世要比Google以往任何一款硬件都来的规模宏大。


  另外,Queiroz也有一个很强有力的支持者:Salar Kamangar(前Youtube CEO)。 除了Page和Sergey Brin之前,长期以来(至今)Alphabet总裁和前Google CEO Larry Page的军师Kamangar也给Chromecast得到了他们的帮助。


  Queiroz回想:“他们视Chromecast为日常家庭的突破口,以此来带入Google的其他服务,他们行动时总会先考虑好一大堆事情。”


  这些准备工作也是一系列的公司内部产品,去年秋天,Google介绍了Chromecast Audio,一项低成本、高品质Wi-Fi串流方案,能够体验音乐流媒体。”如今我们有了Google Home。” Queiroz说道。


全Google模式测试


  如果讨论Google Home的开发目的,这就是为Google人工智能发展种下的种子。5月份发布时,依靠个性化智能服务,Google融合了Google的深层数据库搜索。用推销的话来说:Home能告诉你想知道的,也了解关于你的一切,前提是你愿意的话。


  具体效果还怎么样还不清楚。发布会上,Google仅仅发布了很短的产品演示视频,产品要等到今年晚些时候才会面向消费者市场。


  当前Google看到的是:Home等同于Amazon Alex和Apple Siri——能够成为搜索业的下一次巨大革命,基石型产品。


  研究和数据进程的进步意味着语音很快能成为一项普及的计算机功能,这也是为什么 Google、亚马逊、Apple和其他科技巨头在这个领域展开疯狂竞争。Google的计划是让Google 普及到每个角落,而先驱产品就是Home和新的短信应用Allo了。


  一个小小的圆柱状物体,半截面略微倾斜,灰色的底座其实是麦克风的位置,光滑的白色主体。网上很多人把它的外型比作是空气净化器和蜡烛。至今为止Google Home的风波还很平静、也不张扬——值得一提的是,这个感觉像Google Glass当初出来那样。


  “我们不想让它看起来像个技术仪器那样,”Queiroz告诉我,“我们设计的目的是为了让它看起来像是平常放在厨房或是卧室里的东西那样。”


  Google是什么时候开始讨论Home的呢?


  “17年前,我猜。”


  这确实有点绕开话题的意思,但并非谎言:Pag和Brin也总是讨论Google,乃至于今天 Google成为了众所周知的知识来源:每个人脑子里的百科全书。


  但是Queiroz团队是什么时候开始实际操作Home呢?亚马逊于2014年11月发布的 Echo,Google 5月份发布的Home,市场上要看到大概等到今年晚些时候吧。


  “你能这样说,”Queiroz回答,“我们从Chromecast就开始研究Google Home了,因为我们真的有这个改变的想法和技术能力。”


  所以说没有确切的日期。据消息源称,Home几乎和Chromecast Audio是一同诞生的,因为两者使用的是相似的语音技术。但是有一点很明确的是,Amazon Echo发布之前,Google 还没有研究完成。


  “当第一款相似产品(Amazon Echo)出来时,当时团队几乎是咬牙切齿的,”一位前 Google员工回忆,“我们理应更早研究出来才行。”


  具体时间可能没那么重要——智能家居语言集成设备这个市场才处于胚胎阶段。Home 接下来还会测试Google的演算模式,所以时间就显得更没有那么重要了。


  Google高管反复强调Home对于未来模式的贡献——他能和任何人合作、在任何地方交互,所以Google服务能够传播的非常广阔。


  相对而言,Home的竞争产品更倾向于垂直领域;他们挑选了一些合作伙伴,控制尽可能多的硬件和软件产品。


  Apple尚未发布竞争的语音助手,但根据之前The Information爆料的这个消息看来,这次Apple要和Google竞争看来还是难了点。


  Amazon Echo恐怕也可能是。但是Echo也对第三方开源,如同Google Home的那样。


相关专家猜测Google此前在这个领域研究缓慢是因为Google担心消费者顾虑用户隐私这一点,甚至会影响到市场潜力。用户能习惯在家里有个“科技公司”在一旁听你说话吗?当亚马逊成功迈出第一步证明了这个市场后,Google终于也行动了。


  蓬乱的组织结构也是另一个原因,也许有其他更多的解释。数年来,Google还没有一个明确的硬件团队架构。Google在4月份积极采取措施完善了这一点:Motorola高管Rick Osterloh掌管新的硬件部门,Queiroz也在那上班,负责Chromecast设备(由Rishi Chandra管理,类似于产品总监),Home和OnHub(无线路由器)。


  Queiroz负责Home设备后,Google嘉奖他在Chromecast方面(超过Apple和亚马逊)的功绩。这也意味着,管理层默许了Queiroz亲民、简洁的风格路线。不过Google还没有给 Home一个价格标签,但就算是价格亲民如Chromecast或是在亚马逊上贩卖那样也不会太令人惊讶。


  “我不觉得有什么能阻挡Google成为一家伟大的硬件公司,”Queiroz告诉我,“Google有了一个专注的团队、独立的硬件管理,而不只是软件的附着品。”


  但还是有一件事能延缓这个进程,那就是亚马逊。


  秋天的时候,亚马逊下架了Chromecast和Apple TV(亚马逊自家Fire TV产品系列的竞争品)。这个月Code Conference大会上,Amazon CEO Jeff Bezos也拒绝给出合理解释,他只是说设备没有达到“可接受的商业范畴”。


  翻译一下就是:他们和Amazon video产品系列不搭。


  Queiroz没有公布Chromecast的销量,但是预估一下吧,考虑到亚马逊在电子产品领域销售的重要性,这会对Chromecast销售产生重大影响。重返亚马逊看来也不太可能。Queiroz 表示Google很乐意让Amazon video接入Chromecast,但是亚马逊还没有作出决定去扶这个竞争对手一把。


  被问及亚马逊此次举措,Queiroz也略显拘谨。他考虑了回答道,“我们希望这个产品能在所有地方销售。”


分享到: 分享到QQ微博 分享到QQ空间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二维码
作者:佚名 责任编辑:邱彩红
Google Home

新闻推荐

前沿资讯

今日聚焦

装修设计

家居产品

消费导购

装修案例

-->
官方微信